《拉丁美洲:被切開的血管》讀後心得

《拉丁美洲:被切開的血管》讀後心得 2

拉丁美洲:被切開的血管

《拉丁美洲:被切開的血管》作者愛德華多.加萊亞諾是烏拉圭籍的作家,用他的觀點評判敘述拉丁美洲五百年的歷史,細述拉美是如何在歐美影響下,由被剝削的殖民地走向強烈依賴強國、經濟脆弱、政治動盪的獨立國家。作者認為,這是真相,只是對西方不太方便而已。對我們國外讀者來說,這至少也是一本能幫助我們從拉美人眼光了解如何看待當地過去五百年歷史的好書。

這本書在十年前曾經又紅過一陣,那是在2009年的時候委內瑞拉總統查維茲在美洲高峰會上將這本書公開送給時任美國總統歐巴馬。推薦序寫的好:

這真是特殊的歷史時刻,一位拉丁美洲領首人要一位美國總統直視他們被切開的血管,是誰製造了血淋淋的歷史傷口?

富饒的資源造就貧困

自從發現美洲大陸至今,這個地區的一切先是被轉化為歐洲資本,而後又轉化為美國資本,在遙遠的權力中心積累。

如今的拉丁美洲,是從美洲被哥倫布發現開始的,在此之前並沒有美洲這個名稱。歐洲人背負著教會賦予的神聖性航行到美洲,將世界上的異教徒都視為需要征服的人群。原先在拉丁美洲的原住民沒有槍炮彈藥,連輪子都沒有,也沒有抵抗病菌的能力,拉丁美洲很快的就被成為了西班牙人和後來的葡萄牙人的殖民地。

歐洲人首先是搶奪了拉丁美洲豐富的黃金白銀礦藏,不只是搶奪,也逼著當地的印地安人投入開採。在西班牙統治下,殖民地是礦井,當地人是採礦的奴隸,據說從1503年到1660年運走了18.5萬公斤黃金和1600萬公斤白銀,超過歐洲白銀儲備的三倍。西班牙的貴族只是揮霍,靠著白銀抵押借款,最後西班牙衰落,但帶回去的財富同時又刺激了歐洲其他國家的經濟。少數留在美洲的資本被用來修建豪華宮殿和供應奢侈的生活,沒有發展殖民地的工業和商業。葡萄牙人走的是與西班牙人類似的道路,在這之後興起的大英帝國從葡萄牙人手中拿走了巴西,用巴西開採的黃金造就了工業革命和對抗拿破崙。

礦藏總有一天採完,但拉美除了礦藏還有農產。在後來荷蘭、法國、英國的治理下,農產如蔗糖、咖啡、棉花、橡膠、可可等農產是拉美整體經濟的動力來源。只種經濟作物而不發展對拉美後來的貧窮狀態有深遠影響。種植園一開始需要大量人力,於是拉美養了大量人口。但到了機械化時代,有太多勞動力被機器取代,於是出現大量的貧窮人口。未曾計畫過的掠奪性種植,使得土地肥力流失,大片荒蕪。殖民宗主國賺大錢取得工業發展,拉美只是廉價出口了天然資源。

相比之下,在世界眼裡天然資源遠不如拉美豐饒的北美新英格蘭地區,並不受到英國人的注意,只是作為港口運輸之用,使得當地有自治機會,最終美國取英國而代之。

自由貿易的現代掠奪

血液就這樣通過所有這些管道流走了。今日的發達國家過去就是這樣發展起來的∶不發達的國家也就自此變得更加不發達。

擺脫殖民統治後,首先取代了西班牙的英國養出了寡頭政治階級。大國提供統治階級的少數人經濟利益,實質上只是用經濟和貿易的方式取代殖民統治,但經濟的運作本質並沒有改變。更甚者,剛剛跨過工業革命的英國急於尋找更大的海外市場,於是對拉丁美洲傾銷此時已是機械化的英國工業產品,直接扼殺了沒有保護的當地工業。

拉美的貿易源自於天然資源,主要產品來自前面所提的農產,在強國控制下都是為大國服務的單一作物生產。一開始是產蔗糖,後來是橡膠、可可、咖啡,端視強國的工業和消費需求。然而問題在於第一線的農民只能獲得賣出原料、滿足基本生活的報酬,卻得承受國際需求變化風險的直接打擊。

單一作物經濟使農民對於國際作物價格的大波動毫無抵抗力,既得利益的地主和財主卻不需要承擔風險繼續過著舒適的生活,也造成了經常的革命和暴動。經濟的脆弱造成政治的動盪,動盪的政治又加強了經濟的脆弱,統治者更加需要大國的奧援,以大國經濟利益為主卻只能培植出不利於當地的經濟結構,這樣的惡性循環難以打破。不難看出,動亂的主因是來自於貧富差距和當權者的腐敗。不幸的是政權如何更替,似乎新政權又不斷重演相似的問題。社會主義的口號容易在這樣的環境下打動人心,而這種政治環境很難讓人不討厭資本主義。

近兩個世紀的拉丁美洲的歷史幾乎就是資本控制政權的歷史。英國式微後美國的跨國企業也是用同樣而且又更文明的方式控制著拉丁美洲政府。美國的跨國企業兼併或與當地企業競爭,政府或是為了爭取投資或是為了爭取援助,與美國簽下的條約不允許相關產業的關稅壁壘,美國操控下的國際貨幣基金掌握了拉美國家急需的放款,因此有權要求緊縮國內貸款,又使當地企業更難與美國企業抗衡。被兼併的企業或是在當地開展的子公司,經常花高價進口生產設備,但所賺得的收益多數進了母公司的口袋,一來一往本地政府又需要更多外匯。

看1970年的拉美反思2021年的國際關係

這本書寫在1970年代,距離現在已經有四十年了,近年的拉美情況當然已經不同。不過之所以還讀這本書,是因為它經典,接觸它的內容有助於我們更了解至少拉美上一代人的政治觀點,也有助於我們反思現在的國際情勢。

富國對窮國採用的控制手段,不僅僅是在幾十幾百年前的拉丁美洲,時空轉換、放在今日不同的國家身上也仍是能夠見到的。我們看到中國從幾年前開始的一帶一路、放款給非洲國家,不正是當年英國美國的慣用手段變化版。看到了不發展產業造成的政經環境,就理解兩年前開始中美兩強相爭、關稅大戰也似乎來自同樣的思路?而我們自己的國家現在發展的程度,是不是足夠強健,會不會有一天也落入變化版的單一產品/產業經濟脆弱狀態?《拉丁美洲:被切開的血管》集結了中南美洲五百年歷史的太多實例,值得我們從各個角度去咀嚼和反思。


謝謝你看完這篇文章。如果你喜歡我的讀書心得,請到Twitter追蹤新發佈的讀書心得。想要更了解我們嗎?追蹤或訂閱Facebook粉專和我們交流、獲得最新文章通知吧。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不錯,請在下面用力的拍五次手,給我們一點鼓勵!
對於如何拍手有疑問嗎?請見快速教學

如果這篇文章或許會對你的朋友有幫助,請按下面的分享按鈕,將這篇文章分享給你的朋友。

若有興趣在你的網站或出版品引用這篇文章或部份內容,請來信索取授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