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絲綢之路:從波斯帝國到當代國際情勢,橫跨兩千五百年人類文明的新世界史》讀書心得(二)

《絲綢之路:從波斯帝國到當代國際情勢,橫跨兩千五百年人類文明的新世界史》讀書心得(完) 2

和前一篇一樣,建議配備地圖服用。

七到十世紀:伊斯蘭帝國時代,羅斯人和塞爾柱人興起

阿拉伯人為了擴大貿易和交通路線,一直持續擴張,控制了包括埃及全境的廣大領土。伊斯蘭帝國在廣大領土上施行寬容政策,和當地人合作。

由七世紀到八世紀,阿拉伯的王朝成功將羅馬和波斯的核心整合進經濟政治之中。貿易網和交通路線集中了財富,大量投資進入敘利亞一帶的亞洲中部。巴格達這座巨大的新城市被修建起來,成為帝國的新重心。美食、奢侈品、絲綢、唐代的瓷器大量湧入伊斯蘭帝國,知識也往此集中,當代最卓越的學者都被吸引到巴格達和其他中亞學術中心。相比當時的基督教世界對知識和科學產生排斥,巴格達是個輝煌的城市。穆斯林世界貿易極度興盛,伊斯蘭的錢幣後來可以在北歐、英國等地找到,說明貿易範圍之遠。

這段時期與以阿拉伯帝國為主的伊斯蘭世界主要交流的對象,除了殘存的羅馬帝國,還有草原和來自北歐斯堪地那維亞的貿易對象,包括回鶻人、突厥人、羅斯人,後和期的塞爾柱人。

回鶻人占據東方

伊斯蘭帝國持續往東擴張,在751年遠至直接擊敗唐朝軍隊,導致安祿山之亂使中國進入長期的不穩定。回鶻人(就是現在的維吾爾人)崛起,占據伊斯蘭帝國和中國之間的位置,在絲綢貿易中占了領導地位,也成為當時伊斯蘭前線的敵人。

突厥人支配八世紀北方草原

伊斯蘭帝國向北擴張,促成了與北方草原遊牧民族的皮草交易。在八世紀,經濟尚未貨幣化,皮草是一種可屯積的財富,與草原遊牧民的新交流,直接增加了人們的的可支配財富。在草原經濟逐漸發展的同時,以突厥部落為主的新勢力可薩興起。可薩人統治黑海以北的草原,他們在阿拉伯人的征服中頑強抵抗,贏得了包括到達今日烏克蘭和俄羅斯南部等的部落群的領導地位。

強大的可薩人也吸引了殘存的羅馬帝國與其結盟對抗阿拉伯帝國。有趣的是,可薩人最後選擇猶太教做為主要宗教,因為基督徒和伊斯蘭教徒都認為猶太教比除了他們的宗教以外的其他宗教要好。

羅斯人貿易起家,成為十世紀北方草原主宰

來自斯堪地那維亞的維京人中的羅斯人是被阿拉伯地區的繁榮吸引向東南闖蕩,這些人後來成立新的國家,就是俄羅斯的祖先。

羅斯人除了進行一般貨物的貿易,還大舉開發奴隸貿易,這些奴隸主要是北方的斯拉夫人,後來也包括非洲的奴隸。穆斯林世界對奴隸的需求很大,上好的奴隸會先被賣到可薩人的首都阿的爾,最後再供給到穆斯林世界,包括巴格達和其他亞洲、北非、西班牙的穆斯林。

貿易情勢演變到後來,維京羅斯人開始想要從阿的爾可觀的貿易稅收中也分一杯羹,於是開始搶可薩人的附庸部落,到九世紀下半葉時,俄羅斯中南部的斯拉夫部落改為交錢給羅斯人。羅斯人和可薩人對抗獲勝,羅斯人成為西元十世紀草原西部的主宰,控制裡海到黑海以北到多瑙河的土地。

什葉派政權與拜占庭復興

十世紀,巴格達開始發生內亂。地方上的什葉派叛亂加上連續幾年的寒冬,白益王朝趁亂興起,建立對伊朗和伊拉克一帶的實質控制。埃及的伊斯蘭政權也被完全推翻,北非被新的法蒂瑪王朝,也是什葉派穆斯林統治。

拜占庭趁著伊斯蘭世界動亂,重新收復了一些地中海東部和愛琴海地區的土地,進入黃金時代。拜占庭與北非的貿易從陸路改為走紅海為主的海路,已不再依賴阿拉伯半島的陸上路線。由於南方的貿易機會減少,維京羅斯人將注意力轉向西方的拜占庭,我們可以將這段時間視為歐洲和俄國之間交流的起源。

塞爾柱人成為伊斯蘭世界新主人

歐洲經濟的發達同時伴隨著對軍事力量的外放,對外來奴隸兵的依賴變深。這連帶影響後來突厥奴隸軍官的後代建立了新的勢力。十世紀末,突厥人的分支,強勢的塞爾柱人崛起。

伊斯蘭世界裡,巴格達的阿巴斯王朝哈里發仍在跟白益王朝對抗,於是邀請塞爾柱人來驅逐白益王朝,結果塞爾柱人自己改信了伊斯蘭教,並僭越了原本的統治者阿巴斯王朝獲得權力。

十一到十三世紀:十字軍東征到拜占庭帝國瓦解

歷史發展到這個時期,拜占庭原本與友邦塞爾柱共同抵抗遊牧民族,但塞爾柱在1090年代發生了繼位危機,國家分裂,無力幫助拜占庭控制遊牧民族的威脅,於是拜占庭只好對向來在宗教上分歧的西歐教皇求救。拜占庭告訴歐洲的教皇,異教徒正在吞併基督徒的領土,教皇開始遊說各地進行遠征。教皇此舉,實際帶有希望東西方基督教會統一的目的。總而言之,結果就是十字軍東征。從第一次十字軍東征後,在接下來兩百年中,西歐人不斷努力守住征服的領土。和之前發生過的許多歷史事件一樣,十字軍東征帶動了路線上的經濟交流並創造了新的商業動機。

十字軍的商業交流

第一次十字軍東征直接攻進了耶路撒冷,十字軍在反猶主義中屠殺。奪取耶路撒冷之後,十字軍需要歐洲的補給。擁有艦隊的義大利城邦們在此時看見了有利的商業機會,其中威尼斯人在爭鬥中取得領先,和十字軍達成協議提供幫助並換取戰利品和貿易的免稅待遇。

在耶路撒冷,十字軍其實是個重視商業利益的團體。他們和穆斯林保持著穩定良好的關係,以和穆斯林人口打交道。各式各樣的貿易以及科學智識的交流刺激了西歐經濟和社會,也讓穆斯林持續賺取大筆利潤。

西歐與拜占庭衝突,十字軍造成拜占庭帝國分解

義大利城邦之間的商業競爭不斷白熱化,最後和拜占庭也站到了對立面。這其中有部份原因是利益的爭奪,另一部份是因為來自西歐的義大利人和東歐的君士坦丁堡居民之間的反西方情緒(別忘了拜占庭本是不得不和西歐的教皇求助,兩者本來就有不小的隔閡)。拜占庭人覺得西歐人總是不可信賴,來到地中海東部不過是看上了錢,十字軍的領導層只知逐利。

埃及的新領袖薩拉丁和拜占庭培養了良好關係,之後,埃及在耶路撒冷將十字軍擊退。在利益和宗教因素的驅使下,十字軍繼續東征,但財源已經不足。由於埃及和拜占庭某種程度上共同將西歐視為敵人,最後在債主威尼斯人的驅使下,十字軍無視宗教,也攻打了包括拜占庭的其他基督徒地區,拜占庭帝國在此被分解。

十三到十五世紀: 蒙古帝國到鄂圖曼帝國

蒙古帝國

蒙古鐵騎在十三世紀往歐洲進發,向外拓展,蒙古帝國的領土從太平洋延伸到黑海(包括原本拜占庭帝國的部份疆域),印度北部和波斯灣,控制了到黑海的商業貿易。控制了大片疆土之後,蒙古人對於宗教採取寬容態度,並且懂得下放責任給當地人的政治精明,加上蒙古人對商業稅的政策寬鬆,黑海的商業貿易比取道其他地方有更大的吸引力。

在這樣的環境下,蒙古人在十三世紀成功重塑了歐亞財政系統,也給各地都帶來文化上的影響。歐洲人開始穿起蒙古風格的服飾,由於對東方的嚮往,與東方相關的知識快速傳播。

不過,蒙古帝國在東方有自己的問題,遠在西方邊陲一帶這些領土,並沒有維持太久。

黑死病造成財富重分配

蒙古帝國也帶來了大型傳染病∶黑死病。黑死病在十四世紀中葉爆發,造成歐洲至少三分之一人口死亡。在長期而言,黑死病造成社會結構重置,勞動力由於人口大幅下降而升值,財富在歐洲重新分配,造成歐洲的經濟轉型。

有幸在黑死病流行期間活下來的人們更健康,後來的歐洲人壽命也延長了。整體而言,隨著經濟資源的重新分配,經濟開始快速發展,演變到十五世紀,人們對奢侈品的需求大幅增加。整個亞洲都被貿易帶動。印度非常繁榮,中國人也派遣鄭和下西洋。

鄂圖曼帝國興起、拜占庭滅亡

在十四世紀末,源於西突厥的新興伊斯蘭勢力鄂圖曼興起,主宰色雷斯和巴爾幹地區。

在十五世紀歐洲,由於市場過度飽和、貨幣貶值、收支平衡扭曲,全球開始發生金融危機。歐洲在此階段仍然對奢侈品有強烈需求,但卻沒有能夠吸引東方人的商品可以用來交換。奢侈品的產量增加到大於需求的程度,造成了全球性的信用緊縮。

十五世紀又正好是全球冷化,再次影響草原生態,對資源的爭奪更加劇烈。1453年,拜占庭帝國首都君士坦丁堡終於被鄂圖曼攻陷,伊斯蘭世界取得勝利,鄂圖曼定都君士坦丁堡。

系列文章


謝謝你看完這篇文章。如果你喜歡我的讀書心得,請到Twitter追蹤新發佈的讀書心得。想要更了解我們嗎?追蹤或訂閱Facebook粉專和我們交流、獲得最新文章通知吧。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不錯,請在下面用力的拍五次手,給我們一點鼓勵!
對於如何拍手有疑問嗎?請見快速教學

如果這篇文章或許會對你的朋友有幫助,請按下面的分享按鈕,將這篇文章分享給你的朋友。

若有興趣在你的網站或出版品引用這篇文章或部份內容,請來信索取授權。

發表迴響